客服热线:13701941681

丽人丽妆被消失的创始人公开喊话,美妆护肤合作品牌注意了

2021-03-12 11:58:50浏览:167 来源:澎湃新闻网   
核心摘要:3月8日,阿里系上市公司丽人丽妆(605136. SH)后院起火,董事长妻子在微博公开实名喊话,让老公回家。丽人丽妆创始人被迫公开喊
 
 
3月8日,“阿里系”上市公司丽人丽妆(605136. SH)后院起火,董事长妻子在微博公开实名喊话,让老公“回家”。
 
丽人丽妆创始人被迫公开喊话?人妻背后心酸真假存疑?
 
38妇女节下午,一名网名为“丽人丽妆翁淑华”的用户在微博隔空喊话控诉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希望黄韬尽到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
 
长微博中提及,其早年在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劝说之下离开岗位回归家庭做一名全职太太,但近几年晚上黄韬从不回家,过年都不见身影,并且对家庭和孩子不管不顾。希望可以尽到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并在向“qian”看的时候不忘初心和起点。
 
同时,“丽人丽妆翁淑华”晒出自己曾经在丽人丽妆的工作证,职位为销售行政总监。
 
该微博发布之初并未受到广泛关注,仅在3月8日晚间才被财经媒体注意并转发,直至3月9日逐步发酵,一举站上热搜话题。
 
受此消息影响,3月9日丽人丽妆股价低开低走,以跌停告终。全日换手率高达22.41%,收于30.06元/股,市值为120.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丽人丽妆是一家电商代运营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
 
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化妆品电商零售、品牌营销服务等,业务依赖于阿里巴巴旗下电商平台,于2020年9月29日上交所主办上市。
 
究竟是什么业务?简而言之,就是为品牌运营天猫旗舰店。
 
值得一提的是,丽人丽妆为人所知还是依靠在2016年4月出手2200万拍下当时爆火博主papi酱的首条贴片广告。
 
看看股权结构。
 
截至2020年9月30日,董事长黄韬持股比例为33.49%;阿里巴巴持股17.59%,为第二大股东。
 
然而,黄韬之妻翁淑华称自己是丽人丽妆001号员工,据悉丽人丽妆最早创始人也为翁淑华,后于2012年在黄韬劝说下回归家庭,不再参与经营和业务。
 
至此,黄韬成为丽人丽妆掌权者,开启与阿里全面合作,并迎来阿里入股、A股上市,而股权结构中,也再也看不到翁淑华的身影,且在招股书中也未曾提及,可以说是消失了的001号员工。
 
成为全职太太的翁淑华作为与黄韬白手起家的结发夫妻,在黄韬人生高光年代忍气吞声多年,被迫只能依靠微博喊话,背后个中也只有自身知晓。
 
但是,自称翁淑华的微博并未认证,并@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以及自媒体papi酱等。
 
目前,上市公司并未出来发表声明,阿里巴巴作为第二大股东也未公开表态。
 
上市后业绩立刻变脸 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负增长
 
上市不足半年,“后院起火”的丽人丽妆业绩如何?
 
往前追溯,2012年阿里巴巴高溢价入股便是为了上市铺路。但丽人丽妆的IPO之路并不顺利,2018年首次申请IPO时,证监会认为其经营与业务存在过多风险。
 
2020年,随着诸多公司成功上市,丽人丽妆2次IPO顺利很多,与同为化妆品网络零售服务商壹网壹创、若羽臣一起步入A股殿堂。
 
只是,虽然成功上市,但丽人丽妆的业绩却一年不如一年。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丽人丽妆实现营业收入34.20亿元、36.15亿元、38.74亿元,同比增长69.67%、5.69%、7.18%;实现归属净利润2.27亿元、2.52亿元、2.86亿元,同比增长180.17%、11.04%、13.36%。
 
可以看出,随着电商行业发展逐步加速,越来越多的运营企业涌入市场,丽人丽妆的日子并不好过。
 
2020年9月29日上市不久,丽人丽妆发布的三季报业绩立刻马上变脸。
 
2020年前三季度,丽人丽妆实现营业收入24.64亿元,同比增长9.72%;实现归属净利润1.91亿元,同比下降1.90%。
 
业绩负增长,丽人丽妆的境况着实不妙。
 
随着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丽人丽妆业绩增长乏力盈利缩窄,一定程度源于其销售费用居高不下。招股书显示,销售费用占期间费用的平均比例已超90%,占营收的比例达到25%一线。
 
毕竟,品牌运营并不存在较高技术壁垒,新兴公司很容易在创意等方面进行攻破。
 
同时,当消费者习惯逐步从线下转为线上,更多的大品牌选择自建网络零售运营团队,对于运营商同样造成很大冲击。
 
丽人丽妆曾在招股书中称, 公司具备中高端品牌资源优势,高运营壁垒培育高利润空间丽人丽妆合作品牌中高端品牌较多,运营壁垒较高。
 
严重依赖美妆护肤品牌客户 董事长若存丑闻影响非同小可
 
然而,丽人丽妆所说的品牌壁垒从不牢靠。
 
比如曾为丽人丽妆大客户的欧莱雅集团,便在2018年5月合同到期后终止业务合作,收回部分品牌授权。图片来源:丽人丽妆招股说明书
 
如何开展新客户,稳住旧客户的心,才是丽人丽妆主要面临的经营难题。
 
在业绩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董事长曝出家庭生活丑闻,相比对于依靠美妆企业为生的上市公司影响很大。毕竟,美妆企业客户主要以女性为主,若事件逐步发酵,如何安抚客户,更成为当务之急。
 
《全球财说》查询招股书发现,截至2019年12月30日,该公司已与施华蔻、兰芝、雅漾、雪花秀、相宜本草、芙丽芳丝、凡士林等超过6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
 
以2019年为例,公司前五大客户分别为LG集团、佳丽宝化妆品(中国)有限公司、佑天兰集团、汉高(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珂莱欧集团。
 
董事长身为人夫,“多年晚上从不回家”、“对家庭及孩子不闻不问”,若网络喊话为真,则踩中广大女性消费的心理底线,上述品牌需要注意了。
 
除了面临随时被客户“抛弃”的可能,阿里对丽人丽妆的影响也远不止资本端。
 
因为,此前在关联方优先合作业务的约定下,丽人丽妆高达99%的电商零售业务都在天猫平台进行。
 
也正是由于运营平台的单一性,若天猫及淘宝平台管理政策发生改变,或与阿里的合作关系发生变化,对丽人丽妆而言都将是致命打击。
 
虽然,在翁淑华喊话后,并没有任何一方出面澄清或推动事态进展,但丽人丽妆长期依赖以女性消费者为主的品牌客户,此次事件将是一桩实打实的重大危机。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桃花不仅能美容瘦身,还能淡化雀斑

上一篇:

大揭秘!男生们对于护肤的态度竟是……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