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手机APP
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 营养指南 饮食和大脑的关系

饮食和大脑的关系

  来源:腾讯网 有335人浏览 日期:2021-01-13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碳水化合物的不良口碑已有很长时间了。体重观察家和健康爱好者避免像瘟疫这样的碳水化合物,而无数的饮食习惯则是从我们的饮食中完全消除碳水化合物。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将改变。科学家们说,在人类进化的整个历史中,碳水化合物在使我们的大脑变大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阅读:更聪明,更高效)。

这些发现使人们认识到,食用肉类和熟食会影响大脑的发育。有了所有这些发现,在开始节食之前,请三思而后行,节制您不要食用某些食物。

我们的大脑从糖中解脱出来

       在人类开始吃肉和煮熟的食物后的最近两百万年里,人脑的大小和能力得到了发展。尽管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没有对这些发现提出异议,但它也断言肉类和熟食的作用已被强调,以排除碳水化合物的重要性。这项研究特别着重于植物性淀粉食品的作用。

        这是使科学家得出此结论的思路链(以研究结果为依据)。

1

发现1:大脑需要葡萄糖才能发挥功能

       按体积计算,人脑可能只占人体的一小部分。但是它可以利用人体25%的总能量需求和60%的总血糖需求来有效发挥功能。低碳水化合物饮食无法满足大脑对葡萄糖的需求。如果我们的祖先不消耗大量的碳水化合物,人类的大脑就不可能进化。

       科学家可能受到早期研究结果的影响。根据这项研究,即使在静止时,人类也会产生一些乳酸。麻醉期间,动脉中乳酸的比例显着增加,但大脑仍不使用它。大脑只有在被激活时才消耗动脉乳酸和葡萄糖,例如在锻炼或沉迷于某种精神活动时。在该实验过程中,科学家发现大脑在活跃时会消耗更多的乳酸和葡萄糖,并且该数量与动脉中存在的数量成比例。

       他们还指出,当可吸收的乳酸量减少时,大脑的代谢活动减少(阅读:大脑工作更少)。特别是,这一发现促使研究人员推断出大脑的功能与葡萄糖的可用性密切相关。

2

发现2:我们的祖先在大脑开始加速成长阶段前几个世纪就开始食用煮熟的淀粉

       数百万年前,我们祖先就已经可以买到植物基淀粉。因此,他们很可能在饮食中加入了这些食物。毕竟,他们没有太多选择。

       一些考古学和遗传学研究的发现揭示了一些有趣的相关性。在人类进化时期,大约80万年前,大脑的发展突飞猛进。我们的祖先从这一时期开始就开始食用熟食。现在,煮熟的淀粉产品比其原始形式更易于消化。因此,人们可能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食用煮熟的淀粉,然后大脑才开始快速爆发。

3

发现#3:人类经过基因编程,可以最佳地分解和吸收淀粉

       基因和考古学研究揭示了一个关键发现。唾液淀粉酶基因从大约一百万年前开始在人类中繁殖。唾液淀粉酶有助于迅速分解淀粉并使之可供人体吸收。有趣的是,与其他灵长类动物(只有两个)相比,人类唾液淀粉酶基因的拷贝更多(大约六个,但因人而异)。因此,自然母亲有一个理由使人类能够最佳地利用淀粉。

4

发现#4:唾液淀粉酶对淀粉的作用可控制血糖水平

       多项研究指出了低血糖水平对认知能力的不利影响。根据一篇研究论文,在禁食一段时间降低受试者的血糖水平后,受试者在执行和非执行功能实验中的表现明显下降。任务包括记忆回忆,决策,注意力,视觉和听觉处理以及口语流利度。

       另一方面,另一项研究指出,较高的“正常”血糖水平可以使老年人的大脑中的白色和灰色物质减少。

       从这两个发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尽管人脑需要葡萄糖才能起作用,但也必须调节血糖水平,这一点至关重要。唾液淀粉酶基因拷贝数更多的个体可以更有效地吸收淀粉,因此可以更好地控制血糖水平。

上述发现的含义

以上发现对未来的饮食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如今,科学家们正在向解密有助于大脑健康的正确食物组合迈进一步。他们的研究和所得结果可帮助医生,营养学家,精神科医生和顾问为患者制定饮食计划。学校可以评估他们提供的午餐的营养价值,并在需要时重新考虑菜单。

       最重要的是,这些发现应该使在街上普通的男人或女人对自己的腰围扩大或松饼上衣感到焦虑,在接受不含碳水化合物的饮食之前要三思。

       现在,科学家们还应该研究植物性淀粉食物如何在大脑上起作用,以改善后者的功能,或者这些食物中的哪些成分对大脑有帮助。这些知识可以帮助他们为可能对淀粉性食物过敏的人提供替代饮食或药理解决方案。

参考文献:

Domínguez-Rodrigo, M., Pickering, T., Diez-Martín, F., Mabulla, A., Musiba, C., Trancho, G., Baquedano, E., Bunn, H., Barboni, D., Santonja, M., Uribelarrea, D., Ashley, G., Martínez- vila, M., Barba, R., Gidna, A., Yravedra, J., & Arriaza, C. (2012). Earliest Porotic Hyperostosis on a 1.5-Million-Year-Old Hominin, Olduvai Gorge, Tanzania PLoS ONE, 7 (10) DOI: 10.1371/journal.pone.0046414

Hardy, K., Brand-Miller, J., Brown, K., Thomas, M., & Copeland, L. (2015). The importance of Dietary Carbohydrate in Human Evolution The Quarterly Review of Biology, 90 (3), 251-268 DOI: 10.1086/682587

Mandel, A., & Breslin, P. (2012). High Endogenous Salivary Amylase Activity Is Associated with Improved Glycemic Homeostasis following Starch Ingestion in Adults Journal of Nutrition, 142 (5), 853-858 DOI: 10.3945/jn.111.156984

Mortby, M., Janke, A., Anstey, K., Sachdev, P., & Cherbuin, N. (2013). High “Normal” Blood Glucose Is Associated with Decreased Brain Volume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the 60s: The PATH through Life Study PLoS ONE, 8 (9) DOI: 10.1371/journal.pone.0073697

Quistorff, B., Secher, N., & Van Lieshout, J. (2008). Lactate fuels the human brain during exercise The FASEB Journal, 22 (10), 3443-3449 DOI: 10.1096/fj.08-106104

所有分享及看法仅限专业人士交流及参考

参考及图片等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于我们
客服电话 13701941681
微信公众号
App二维码